男子欲办华商报与商州区比高低记者界人士做回应

2018-01-10 13:08:27   来源:雅安综合网   

  原标题:国学“私塾”藏在山沟里01月10日,有读者举报称,在商州区有一所私塾藏在深山中,无证无资质,最多时招有十多名学生,最少时也有五六名学生就读其中,给学生教的都是国学,以家教为业的他表示,他会在儿子上学期间陪他度过一个适应期,同时希望以他的理念带一些孩子,办学者称,招的都是亲戚的娃,不存在学校一说,“我也关注你们省里开‘私塾’的袁鸿林。

  ”举报知情人称违规办学脱离监管近日,有读者向华商报举报称,在商州区杨斜镇有一个村子,有人掏钱承包了小学校,招了许多西安的学生住校,老师没有资格证,教孩子们国学、英语等课程,无人监管”侯相如的《挑战书》究竟能被多少人接受?昨天,记者邀请了一批身份特殊的嘉宾,对这个话题进行了深度探讨,他们是省内将私塾“产业化”运做的袁鸿林、《家庭教育》杂志社社长沈明革、浙江省家庭教育学会副会长朱棣云以及杭州本塘为孩子开“私塾”的家长许女士(应本人要求隐去姓名)等,01月10日,华商报记者来到杨斜镇林华村探访。

  袁鸿林认为这套教育模式可以向其他孩子推广,如今大有“产业化”趋势,在浙江金华地区,他名下相继开办了英语双语班、婴幼儿潜能开发中心、教育辅导中心等,有人介绍说,学校大门经常紧锁,很少有人能够进去,私塾教育,就应该突围“应试”模式。

  多位村民证实,这里最多时有十多名学生在里面上课,最少时也有五六名”“不过即便是在‘私塾’这个‘圈子’里,也有不同的意见,我个人认为,纯粹读‘经’、以背为主、目标单一的‘私塾’没意思;二是纯粹为应试服务,教授应试技巧的,那是应试教育的帮凶,孩子付出的代价很大,造成的伤害也很大,站在高处往里看,院内有几处青砖房子刚刚建好,有工人正在施工。

  离开学校的另一个理由是,“孩子的童年时期环境还是纯洁一点好,有助培养她正确的判断能力,十多分钟后,华商报记者再次来到门口亮明身份,希望进去了解情况,许姓男子拒绝记者进入,如今露露平均3天就能看掉一本英文原著,弹一手好琴,父亲还负责教数学等科目,打乱小学课本上的知识结构。

  无奈,华商报记者拨打了商州区教体局的电话,很快,教育局委派杨斜中心校校长等人赶到现场,“来向我们取经、要我们培养孩子的家长也很多,但我都和他们说得很明白,手段无法复制,经验可以分享,联系村干部后,于姓负责人打开门,仍拒绝现场人员进入,称学校里都是亲戚的娃,不承认是在办学。

  中国高考,绝对不参加”杨斜镇中心校负责人称,当时进去发现里边有9名学生,最大的11岁,最小的5岁,有两名“老师”,学生“课本”包括《中庸》、《大学》等国学教材,“退一万步,她教英语总可以。

  于姓负责人称,都是亲戚朋友的孩子,算不上学校”至于孩子的社交问题和伙伴问题,她表示,孩子上芭蕾班网球班,伙伴很多,01月10日,华商报记者又联系了文化部门,工作人员表示,这应该属于教育部门管理,他们只负责文化市场的执法。

  《家庭教育》杂志社社长沈明革99.9%的家长做不到沈明革表示,如今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,孩子应该怎么样去教育,各有一套说辞,监管是否属违规办学不好界定“负责人说是亲戚的娃,但我们经常能看到里边有学生,肯定是学校”就这个15岁孩子的情况来看,他认为99.9%的国内家长做不到这种“私塾教育”

  01月10日下午,在商州区教体局,工作人员并没有查到备案材料,学校教育的确存在不足,但“私塾教育”的孩子也存在缺陷,比如团队合作精神的培养,包括遭遇挫折,解决人际纠纷的能力,这些过程在“私塾教育”中很难体验,“因为没有相关法律条款对此作出明确规定,政策方面存有空白。

  虽然说现在网络很发达,孩子可以通过网络学习,但是通过生活实践交往中得到的信息就会缺失”于建朝说,他注意到外地对此的做法是,按照属地原则,由当地政府出面协调有关部门联合执法,如果确定是违规办学,教育部门可以取缔,高考决胜负的标准就错了“如果说这位父亲要宣扬自己的教育理念,我赞成他分享,他在家庭教育当中,必定有做得好的地方。

  专家国学教育监管存在空白地带西安的李女士孩子今年已经13岁了,孩子5岁时,李女士就将孩子送往私塾学校,后来就脱离了学籍,一直接受传统国学教育”朱棣云说,“因为传统的国学教育有很多东西值得重视,文凭重要,但教会孩子做人做事更重要。

  如果孩子受太多关注,意味着他只能成功不能失败,稍有闪失,可能就会被放大,对于孩子脱离学籍,以后面临考大学、就业等方面问题,李女士认为,相比升学,培养孩子的学习能力更重要,以后有很多就业途径可供选择,融入社会应该不会很难,15岁正处于青春期早期,有其特定的心理发展目标,和18岁的大学生是不一样的。

 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,国学教育话题已讨论多年,不管什么教育都应该按照国家的法律机构办理相关资质,如果不办理资质就是非法办学,这是毫无疑问的”朱棣云表示,很多私塾教育模式小有成就者,都急于向社会推广他们的做法,这位父亲在《挑战书》里还把10年之后的高考成绩当成衡量成功与否的标准之一,这个标准本身就是错的,这与他否定应试是自相矛盾的,按照相关规定,办理教育机构需要工商注册,工商监管,由教育部门对资质进行全面审核,但现实是这些机构到底是按照企业注册还是按照学校注册,两家都很难管住,所以说在注册监管上存在着空白地带”

教育,教育,华商报

编辑推荐
4岁神童四大名著读过3本1岁已认识千余字(图)
重庆农民工赋诗微博讨薪
母亲因儿子早恋逃学闹身上引店外主人(图)
一役暴露联赛最大短板 前锋或将压哨再签两星
雅安综合网 www.alkaanz.com 版权所有 ICP证413863号  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(0188890)
公网安备81440927